星期
要闻办公室权威发布工作之窗网络安全信息化网络传播教育培训政策法规国际交流业界动态网络研究互动中心工作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网络传播
【中国梦实践者】手磨损到打不开指纹锁,温州兄弟的眼镜战疫故事
编辑:田言志     2020-03-27 16:23:00        来源:央视网

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隔壁,有一家眼科门诊部,平日里以视力矫正和验光配镜为主营业务。来自温州的一对兄弟经营这家门诊,弟弟陈庆丰是院长,哥哥陈庆申是董事长。在武汉市关闭离汉通道期间,他们因为为武汉医护人员募集20多万副护目镜,并坚持为医护人员免费修配眼镜而受到关注。

“几乎每天都是从早到晚,经常要加班,头脑都是关闭状态,有时候一坐在沙发上面就睡着了。”陈庆丰回忆疫情期间的工作状态时说道。

除夕夜的决定

陈庆丰的加班状态,是从1月24日除夕开始的。当时,他和哥哥陈庆申已经回到了温州老家,准备和家人一起过年。

除夕夜,陈庆丰得知武汉的疫情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跟夫人看那些疫情视频觉得心里很难受,这是我生活的地方,现在这么紧急。”正在这时,在协和医院工作的一名医生朋友打电话向陈庆丰求助,告知协和医院有三层楼的医生都要隔离,他们现在眼睛是完全暴露的。讲着讲着,朋友禁不住开始叹气:该怎么办?而朋友的叹气,也刺激着陈庆丰的神经。

与口罩不一样,即使在医院,护目镜也是冷门,平时基本没有储备。那位医生朋友的求助电话让陈庆丰意识到,武汉市医护人员对护目镜的需求非常紧急,且数量巨大。

陈庆丰兄弟俩是做眼镜的,没有做过护目镜。但在寻找帮助的过程中,他们了解到浙江台州是全国的眼镜制造重要基地,生产大量护目镜,兄弟俩当即做出决定:去台州采购护目镜。大年初一一早,兄弟二人便出发前往台州,找到了生产护目镜的厂家。

当天上午,陈庆丰兄弟二人出资28万元,加上部分朋友的爱心捐助,采购了3万多副医用护目镜。按照他们最初的设想,一回到温州,他们要立即开车把这批护目镜送往武汉。然而,温州到武汉一千公里的路程,刚回到家就要重回武汉,并不容易。

“三万多副护目镜往地上一放,像一座小山,我就知道完了,我这怎么拖走?那时候内心很着急。”陈庆丰连忙发朋友圈求助,最后得到两名党员干部的帮忙,他们正月初一下午5点左右出发,连夜通宵开车,到武汉已是凌晨4点。

陈庆丰兄弟心里很清楚,每等一个小时,就可能有更多的医生得不到应有的保护。“这个事就是和时间赛跑。”

陈庆丰运送护目镜 (资料图)

摘下自己的护目镜送给一线医生

星夜兼程的途中,陈庆丰在朋友圈里发布了这样一条消息:“一整天马不停蹄,一共收购32920副护目镜,总计78件货!已由台州市邮政局派专车免费运送!我和老大押车跟进!无比感恩……”他请有需求的医护人员留言写下联系方式和需求,以便到达武汉后尽快发放,结果有几百人留言。

初二一大早,兄弟俩回到经营的门诊部门口后,不断有医护人员乘车赶来,有些医护人员刚从一线下来,神情疲惫,让陈庆丰恍如隔世。“跟我平时看到的医生都不一样,他们很疲惫很紧张,有的人走路都踉踉跄跄。”陈庆丰回忆当时的情景。

武汉几乎所有的医院都有医护人员来,护目镜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发完了,兄弟俩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将这批护目镜搬到门诊里面去。“一个多小时全部发完了,发完了我们门口还有很长的队排着,这个时候我心里就很难受了,好像觉得我还能够做一些什么,心里非常不忍。这时候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别人做不了的事情,忽然全部一下子压到我们兄弟两个身上。”

那天,就在人群渐渐散去的时候,又有三位医生赶来,其中一位女医生得知护目镜已经发放完时,竟然无法控制地痛哭起来。陈庆丰兄弟把自己佩戴的两副护目镜取下来送给他们,那也是门诊部里最后的两副。

责任心驱使着陈庆丰不断前行。“这个护目镜上面还有再大的需求,我都要把它满足掉。”大年初三,陈庆丰发了一条朋友圈,求购护目镜和作为暂时替代品的大框游泳镜,号召大家一起接力支援武汉。这条朋友圈瞬间得到大量转发,陈庆丰迅速组建了三四个群,采购、沟通需求、对接……每个群里的志愿者都各司其职。这几个群共同作业,越做越专业,整个流程已经是团队作业。

有意愿、有行动,带动更多的人投身其中,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护目镜的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热心的人们虽然互不相识,但却彼此信任、配合密切。一时间,陈庆丰兄弟俩的门诊部成了为武汉医护人员筹集护目镜的中转站,他们与其他志愿者一起,不分昼夜忙碌着。筹款、采购、运送、分发,每项工作都有条不紊,一环接着一环向前推进。

心存恐惧,但无法阻止行动。在行动中,陈庆丰收获了更多的感动和力量。据不完全统计,从1月25日至今,陈庆丰、陈庆申兄弟二人通过不懈努力,累计筹集捐赠护目镜24万多副、替代泳镜5万多副。累计筹集捐赠款项达到230多万元,其中兄弟二人自掏腰包,共计捐款46万多元。

从院长、董事长回归验光师和配镜师傅

随着国家资源的集中调配,武汉市医护人员的护目镜问题得到解决。但是,因为疫情,武汉市几乎所有的眼镜店都关门停业,医护人员的眼镜维修成了一大问题。陈庆丰兄弟俩便决定,为医护人员免费维修眼镜。

陈庆丰2月9日的朋友圈这样写道:“最近有4个朋友辗转找到我:外省医疗支援队的专家眼镜损坏了,希望得到帮助。当然可以帮助!我们很愿意!我们可以专门为你开门工作!”

陈庆丰的眼科门诊有450多名员工,因为疫情,负责修理和配镜的员工返回后都需要居家隔离,无法前来上班。陈庆丰和哥哥陈庆申从院长和董事长的位置,回归到了验光师和配镜师傅的角色。

陈庆申虽然是磨镜片起家,但作为机构董事长,他已经二十多年不亲自操作了,而且,现在主要靠电脑制作镜片。然而,陈庆申却坚持通过视频向员工学习。有一天陈庆申修理了接近20副眼镜,指纹几乎完全磨损,回家竟打不开电子锁。

“过了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再回忆今天我们为这次疫情做了什么,我的付出能够让我心安。”陈庆丰说。(陈思源)

中共山西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山西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