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
要闻办公室权威发布工作之窗网络安全信息化网络传播教育培训政策法规国际交流业界动态网络研究互动中心工作专题
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网络研究
网络用语演进,不滥用不恶俗是前提玉渊杂谭
编辑:田言志     2019-12-15 23:04:16        来源:科技日报

汉字汉语之美,美在其多维的形态,美在其丰富的内涵,同时也美在其兼容并蓄,美在其衍变鲜活。几千年传承发展下来,字形融通天地自然,逐渐抽象化符号化,语义在不同历史时期吸收外来词汇,不断丰富意境。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飞速发展,词语的传播速度变得更快更广。眼下我们正处于一个乐此不疲发明各种网络缩略语的时代。以年轻人热衷的网络社区B站为例,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哔哩哔哩用户总共发送了超过14亿次弹幕,其中诸如“awsl”之类的高频网络用语累计超过330万次。“awsl”,源于“啊,我死了”的拼音首字母缩写,表达了年轻人在感受到“惊讶、兴奋、快乐”等各种喜爱之情时的强烈情绪。

除“awsl”外,还有“xswl”(笑死我了)、“zqsg”(真情实感)、“sk”(生快,即生日快乐的缩写)、“ssfd”(瑟瑟发抖)等一系列按照同样方式创造出来的缩略语词汇,往往是年轻人在弹幕或其他网络环境中使用。对诸如此类的缩略语,从汉语汉字的语言规范性或“纯洁性”出发,持不赞同态度的人不少,有人说缩略语其实是把汉字原本的模样弄丢了。

人们初一接触网络缩略语,往往感到不知所云,一旦了解其涵义又让人感觉有趣,甚至耳目一新,拓展了我们对汉字汉语的认知界限。就像很多机构都有简称一样,语言变化过程就是越来越简便快捷,当一个长词用多了,就会以缩减省略的形态出现,通过一串简单的字母符号就能清晰表达一种真实状态或个体体验,这是汉语发展的规律。

另一方面,网络缩略语的形成与互联网的特性密不可分。英国著名演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自私的基因》中提出“模因”概念:文化的基本单位通过非遗传的方式,特别是模仿而得到传递。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达,模因从一个大脑传递到另一个大脑的过程变得极为简单,甚至可以用“病毒式传播”来形容。网络传播的特点就是不断复制扩散,而复制过程中往往会再创造,比如“awsl”在传播过程中又衍生出“阿伟瘦了”“啊我睡了”等近十种脑洞大开的解读。网络复制的简单便捷,以及在复制过程中的创新再造,使更多的网友由被动受众与旁观者变成直接参与者和行动者,最终成为一场集体娱乐的狂欢。

网络缩略语的流行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表达出年轻人情绪外泄与自我张扬,他们在追求时尚的过程中实现了内在的娱乐。当某种流行语在一定的群体中开始流行的时候,从众心理会让更多的人接纳并使用这些流行语,以表明自己与时代潮流同步,同时避免被同一群体所排斥,这种自我认同的强烈愿望使其更愿意投入到流行与时尚之中。反之,那些不使用流行语的人会面临某种压力,被别人视为跟不上潮流,甚至可能被边缘化。

如今网络用语特别是缩略语已经在向网下扩散,不断“进军”人们的语言体系,已开始融入日常生活,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人们的表达方式和社交方式。不过,网络用语的生命力目前还难以得到验证,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曾经流行一时的词汇已经消失在汉语的历史长河中。如莫言所说:“语法变化非常缓慢,而词汇却像一潭活水,会不断地有新词语产生,也会不断地有过时的词汇被淘汰消亡。”

在宽容对待网络用语的同时,我们也必须要力戒和淘汰其中的低俗、庸俗、恶俗,甚至肮脏丑陋的东西,网络流行文化的底线就在这里——不滥用、不恶俗。在这之上,网络社交和弹幕文化尽可以展示创意,表演机趣,直抒我们生活中的强烈情感。

这类网络缩略语之所以能走红有其合理性,体现着互联网时代特有的语言简约化、个性化、感性化趋势。面对流行文化,我们更应该采取的态度是了解、理解、顺应与发展。理解这种文化现象所传达的青年群体的深层需求,顺应青年群体的这种独特表达方式,并加以引导。

从更大的视角看,因为技术的进步,我们不可避免地要进入泛娱乐时代,在这个新的时代里,我们的交流工具越来越依赖网络,不可避免地会把娱乐属性摆在前面,因为它传播更加高效,更加直指人心。但只要不滥用不恶俗,不论喜欢与否,那都只是演进的一级台阶。

中共山西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     山西省互联网信息办公室